“你我同行”——中国一级作曲指挥家张振国与维也纳艺术中心的情缘

“没有热情,就不可能创造出任何真正的艺术作品”, “哪里有音乐,哪里就乐融融”。用舒曼和塞万提斯的话来形容张振国与维也纳艺术中心的情缘是再好不过的了。

2015年,张振国移民到了加拿大。加拿大每年吸收商业文体移民的配额只有500名,因为张振国在音乐上超乎常人的造诣,也因为他是“金钟奖”,中国唯一一个被国际上承认的音乐奖项的获得者,他的申请不到一年就批下来了。

弹指一挥间,三年过去了,张振国移民加拿大后的生活是怎样的呢? 带着好奇,记者于2018年11月21日采访了如今已是“维也纳艺术中心”主席的他和理事长流云。面对这样一个出色的艺术家,记者首先想了解的是他为什么会走上音乐之路以及移民之后的生活情况。

在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张振国说在文革期间,大约是1971年左右,当时好些著名艺术家如长春电影制片厂的王家乙,长影乐团尹升山等被当作“右派”、“牛鬼蛇神” 被下放到他的家乡吉林省辉南县劳动改造,他有幸近距离接触到了那些知名老艺术家,可以说是他们给了他启蒙,让他受到感染,喜欢并爱上了音乐,成就了他后来的艺术之路。

张振国在音乐上的成就有目共睹:中国有突出贡献的音乐专家;享受中国国务院特殊津贴;中国一级作曲、指挥家;中国音乐最高奖“金钟奖”获得者,退休前拥有烟台南山大学教授、人文学院副院长、音乐系主任、东海交响乐团团长、民族乐团团长等等头衔,曾经与他合作过的众多著名影视导演有李前宽、肖桂云、陈家林、陈国军等,众多的明星如刘欢、阎维文、那英、毛阿敏、李娜、董文华、宋祖英、汤灿、黑鸭子、孙国庆、杭天琪、韦唯、腾格尔等都演唱过他的作品,他也曾多次为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制作音乐和担任音乐监制。他的主要代表作品有《你从黄昏中走来》(刘欢韦唯演唱),《晚安,朋友》(黑鸭子演唱),《关东大秧歌》(金钟奖获奖作品),《静静的白桦林》,《冷箭》,《大雪小雪又一年》,《母亲》,《趟过女人河的男人》,《都市外乡人》等等,早已为大家所知。

2016年2月参加中国国务院侨办在索尼中心主办的《四海同春·海外春晚》大合唱《挂红灯》

移民生活对于每个移民来说都是一次洗礼,一个全新的奋斗史。以张振国在中国的名气,以他是国家特殊津贴享受者的身份,他的移民之路比普通人平坦,生活应该要比普通人顺利。但是,张振国是个闲不住的人,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他失去了以前信手可以拈来的资源,失去了所有头顶上的光环,他不想与社会脱轨,他觉得他作为500名中的佼佼者之一能如此顺利地来到加拿大,绝不是为了养老的目的,他希望能为加拿大的多元文化发挥他的余热,再者,音乐就是他的喜好,也是他的职业,甚至是他生活的全部。

最初,他在多伦多试图找一些华人的艺术团体,但是因为多伦多的基础并不太好,他不断地找,一次次的被“逼”回家,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流云。张振国提到他最后之所以能继续留在加拿大,维也纳艺术中心之所以能坚持到如今,能有此刻的成绩,是有一个很特别的重要前提,那就是因为一个特别的人: 一个喜欢音乐,热爱艺术,热爱生活,乐于付出,而且有能力的人,这个人就是他的助手,维也纳艺术中心的理事长流云。他说没有流云的坚持和付出,维也纳艺术中心也许走不到今天,因为流云,因为对音乐的执着和热情,张振国带领一帮热爱生活,喜欢音乐的人,共同创办了维也纳艺术中心,并见证了它的成长。

与其他艺术团体一样,当初的维也纳艺术中心也面临着活动经费短缺,学员们音乐基础差的问题,但张振国能够放下身段,与这些几乎是零基础的艺术爱好者呆在一起,从辅导他们的基础乐理,纠正他们不同的发音咬字开始,一点一点地引导他们,根据学员们的特点和情况,因地制宜,创作出适合男女易学易懂又有艺术性的原创作品,运用他自己在作曲,编曲,指挥等方面的全才和他的“民间秘方”,根据不同的人,因材施教,“烹调”出一首首让国内专业人士也惊叹的作品:《故乡的云》,《珊瑚颂》,《枫叶情系茉莉花》,《绒花》以及正在制作中的《一剪梅》等等。

维也纳艺术中心参加加拿大150周年国庆

唱歌并不是张振国的专业,为了教这些零基础的人,他不能把自己当成艺术家看待,他需要什么都做: 教最基础的乐理,视唱等,在国内几个人合作的事,在这里他一个人干完。早期因为各种原因,学员们来来往往,流动性极大,但维也纳艺术中心在张振国的带领下,本着“玩的开心,乐的尽兴”的原则,大伙被“哄着”开心地学习,有些学员们走了几个不同的社团后,觉得维也纳艺术中心很亲切,到后来,不断有学员慕名而来。有的学员每次活动坐公交车来回两三个小时,风雪不误。张振国融合中国与加拿大的特色,创作出一首首有自己特色的改编、原创作品。所以维也纳艺术中心一直总是在不断重新开始,总是在不断出新节目、新作品。

张振国说教育就是怎样改变他人,一个老师也就像一个厨师。在艺术方面,中国国家一级教授都是院士级别,二级教授也不多。他作为国家二级教授,2010年之前接触过所有出名的歌星,而在加拿大,学员们来自各个地方,说话咬字发音都不一样,他还得从普通话教起,他觉得起码帮学员们规范了语言,说起这点,他感到很自豪很骄傲。用一句话来形容说: 经过他的耕耘,好似贫瘠的土地上长出了茂盛的庄稼,沙漠里长出了沙漠之花。

张振国在中国教的起码也是有大学基础的学生,在加拿大这种零基础的学员或者音乐爱好者根本不可能接触到像张振国这类高级别的艺术家。因此,维也纳艺术中心学员们也非常珍惜自己的学习机会,每次排练就像演出,全日制上班一样,对自已严格要求,所以,维也纳艺术中心这两年来成绩可人,不断出新作品。两年来,他们的新作品大合唱《挂红灯》、男女四重唱《寒梅颂》与《乡音难改情不变》、大型歌舞音画《珊瑚颂》、《枫叶情系茉莉花》、大合唱《绒花》、MTV《绒花》古巴演出记录篇MTV《哈瓦那长亭外》以及舞蹈《梨花颂》、旗袍舞《青花瓷》、《梦江南》、《新东方佳丽》、《旗袍美人》等让维也纳艺术中心名声大噪,他的节目有音乐,有背景,这种形式表现在他的MTV上,甚至国内专业人士也反响强烈,在一边吃惊张振国是怎么做到的同时,也钦佩张振国勇于创新、为他在海外艰苦条件下传播中国文化的精神所感动。他的作品有原创,有改编,有独立的知识版权,融合了中国元素与加拿大文化的特色。目前正在排练的节目、新改编的大合唱《故乡的云》和宫庭舞《俏格格》将会在今年的春晚上亮相。

2017年2月在索尼中心参加海外春晚表演歌伴舞《这一天》

他在教唱歌的同时,也要自己编曲,配曲,制作 ,录音,合成等,当然最难的是除了学员的水平有限之外,还有活动场地无法保证、活动经费短缺等问题,维也纳艺术中心在无政府资金资助的情况下能支撑下去,他表示完全是因为他有一个强大的后盾,这个后盾就是理事长流云的执着和无私奉献以及STANLEY金融集团总裁王广通在经济上对他们的大力支持。他表示如果多伦多其他专业人士,能够忽略自己过去的辉煌,放下身段,降低姿态,维也纳艺术中心的模式实际上是可以复制的。

如今的维也纳艺术中心,不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艺术团体,也承载了许多人的梦想,许多学员在那里学到了知识,收获了友谊,找回了自我,一如张振国说的那样:昨天越来越多,明天越来越少,好好珍惜!

2018年10月与郎朗、大山同台演出,旗袍舞蹈《新东方佳丽》

德彪西说“音乐是热情洋溢的自由艺术,是室外的艺术,象自然那样无边无际,象风,象天空,象海洋。绝不能把音乐关在屋子里,成为学院派艺术”,在张振国身上,我们深深感受到那种蓬勃的音乐激情和对音乐的热情,在多伦多华人社区这片音乐的土地上耕耘,洒下并培育了艺术欢乐的种子,一如当年的老艺术家为他启蒙一样,他呈现给大家的,是为数不多的优秀艺术家才能够做到的,是在所悟与传达之间架起了一座桥,让人们通过音乐,去体会那不可言语的感动瞬间及永恒之美。

《国际艺术新闻网》特约记者大奔


One thought on ““你我同行”——中国一级作曲指挥家张振国与维也纳艺术中心的情缘

  • 2018-11-30 at 21:09
    Permalink

    男欲展歌喉,女爱旗袍美,乐聚维也纳,萧洒走一回。主席张振国,作曲兼指挥,每周两授课,躬身音盲堆……

Comments are closed.